IT科技微信

26年广州老字号东海堂停业 供应商、员工讨债

2021-09-05 09:37:01

东海堂这个糕点老字号可能要消失在广州街头了。

广州街头的东海堂门店 时代财经摄

8月26日晚,“东海堂饼屋”通过微信公众号发布《歇业公告》,称公司生产经营受到新冠肺炎疫情影响,遭遇了严重经营困难,部分供应商货款无法及时结清,导致公司账户被法院冻结,从而导致公司现无资金进行正常工资发放,决定于8月26日起正式歇业。

东海堂的停业公告 来源:东海堂微信公众号

如果最终申请破产,东海堂这家有着26年历史的糕点品牌,将与它那些曾经风靡羊城的红豆饼、老婆饼、毛毛虫面包等招牌糕点一起,消失在自己梦开始的地方。

“从小吃到大的品牌没有了”

短短几天时间,广州街头和地铁站的东海堂门店在成群关店。

营销动作也开始停摆。东海堂的公众号在今年8月12日之后就再也没有发布过一条关于产品推广的文章。

东海堂曾是不少广州人心目中糕点品牌的代表。

“红豆饼最为独特,因为很久一段时间其他糕点品牌都没有卖这一产品。当新鲜的红豆饼被摆放在货架上时,总能给人一种眼前一亮的感觉。”自小在广州生活的阿伦告诉时代财经。

另一位广东人小轩更是将东海堂称为“从小吃到大”的糕点品牌。“在我小时候,东海堂并不便宜,能吃到东海堂,在我们眼里都能算得上是‘大富大贵’的象征。”

东海堂成立于1995年,早期只是开在广州的一家小糕点铺,但此后,凭借着老婆饼、红豆饼等产品,东海堂在广州一炮而红,经常能在大街上看到排队购买东海堂糕点的情景。在这之后,东海堂开始在广州市场扩张。鼎盛时期,东海堂在广州门店数超过100家,成为广州市规模最大的食品连锁企业之一。

东海堂的停业来得毫无征兆。时代财经在招聘网站发现,东海堂在今年7月还在进行招聘,岗位包括税务会计、面包蛋糕学徒 、货运司机、店务助理等。

一位东海堂员工告诉时代财经,前不久很多门店出现供货不足的情况,但公司只表示是供应链暂时出了问题,而到了8月26日,一纸公告停业才让他明白东海堂可能真的撑不下去了。

目前,东海堂天猫官方旗舰店所有商品已经下架,东海堂微信微商城也无法下单。截至发稿,时代财经多次拨打客服电话均无人接听

工厂人去楼空,被供应商、员工讨债

位于广州天河区东圃的尚加食品有限公司是东海堂在广州的产品生产厂。与往日机器轰鸣、工人不断往货车装卸产品的热闹景象不同,这里已经大门紧锁,空无一人。从门外望去,工厂内纸箱等杂物胡乱摆放,一片狼藉。

位于广州东圃的尚加食品工厂已经大门紧锁 时代财经摄

8月27日下午,时代财经在尚加食品有限公司遇到了该工厂的一位员工,该员工表示自己已经被东海堂拖欠工资多时。“年初有一部分奖金没有发,到了上个月,(东海堂)开始拖欠工资。而在这之前,我们也没收到任何关于公司资金断裂,无法按时发工资的通知。”

此外,该员工还告诉时代财经,工厂此前一直没有停产,直到8月26日上午,自己才收到通知,被要求停工。此后,有东海堂相关人员前来协商欠薪的事情,“目前并没有确定支付工资的时间和金额,双方还会继续沟通”。

现场一位给东海堂工厂供应纸箱等包装材料的供应商向时代财经透露,自己被拖欠了一部分货款,但金额不多,只有几万元。“本来还想看看能不能进工厂搬一些设备抵债,结果门都上锁了,人也找不到。”

值得注意的是,与东海堂相关的两家公司在近期都出现了法人变更。

天眼查显示,今年7月30日,广州尚加食品有限公司的法人由谭爱平变更为胡振强。8月6日,东海堂的另外一家关联公司广州劲旺食品贸易有限公司的法人也由谭爱平变更为胡振强。而在几天前,谭爱平也卸任了上述两家公司执行董事兼总经理的职务。

根据天眼查的信息,除了法人代表、执行董事和总经理之外,谭爱平此前还担任东海堂董事长一职。

北京云嘉律师事务所律师、中国政法大学知识产权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赵占领8月27告诉时代财经,东海堂提前更换法人代表,可能是为了避免被限制高消费或纳入失信名单。

“供应商欠款、员工工资都属于公司的债务,需要公司承担。债权人、员工在拿到生效裁定或判决书后可以申请强制执行,如果公司没有钱,可以把法定代表人纳入失信名单或者采取限制消费措施。而前任法人代表则不会被纳入失信名单或者采取限制消费措施。”赵占领说道。

储值卡金额可能要“打水漂”

实际上,早在几天前,有不少人听到风声,东海堂可能停业。也是因此,不少东海堂的门店外挤满了用储值卡排队兑换产品的消费者。

在东海堂门店外张贴的停业公告上,有消费者留言询问兑换月饼票等事宜 时代财经摄

东海堂在8月22日发文称,公司只是出现设备故障,产品将逐步恢复供应。但四天后,东海堂就宣布停业。

时代财经注意到,在微博上,不少网友表示自己手中还有东海堂的储值卡未使用。在二手交易平台闲鱼上,也有人在近几日打折出售东海堂的储值卡,金额在几十元到数百元不等。

赵占领对时代财经分析称,如果东海堂进入破产清算程序,要先支付拖欠国家的税款、员工的工资和经济补偿金。而充值卡的余额一般属于普通债权,东海堂需要先清偿完上述债务,才会偿还普通债权的债务。“预付消费卡里的钱大概率是打水漂了。”

而除了普通消费者外,东海堂还“坑了”一批团体消费者。

去年10月,东海堂曾经中标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工会委员会2020至2021年工会会员生日蛋糕卡券采购项目,中标金额为320万元。

8月27日,负责上述项目的招标公司广州程启招标代理有限公司相关负责人告诉时代财经,按照招标要求,即使东海堂中标,最终的货款也是分季度结算,“所以即使最终东海堂无法退款给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工会委员会,后者的损失应该不会很大”。

除了广州市公安局白云区分局工会委员会,东海堂还中标了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工会委员会2021年度教职工生日蛋糕券采购项目。时代财经分别致电南方医科大学南方医院工会委员会和该项目招标公司广东省机电设备招标有限公司,但双方均称并不了解具体情况。

疫情可能只是导火索

在公告中,东海堂指出疫情是压倒其的一根“稻草”。但一个不得不承认的事实是,东海堂赖以成名的红豆饼、老婆饼等产品门槛很低,在广州,几乎任意一个糕点品牌都可以找到与其相差无几,且价格更低的产品。

“基本上东海堂有的,面包新语都有,比如菠萝包、肠仔包、红豆包、老婆饼,但面包新语的麻薯、奶茶等产品,东海堂却没有。”阿伦告诉时代财经。

“产品品类少,价格高,也没有其他品牌新鲜。”这是不少消费者在微博等平台对东海堂产品的吐槽。

一直以来,节假日月饼、生日蛋糕的团体采购项目是东海堂收入的一大部分。但近期,东海堂该业务的中标情况也不乐观。

天眼查显示,2020年,东海堂参与了广东南华工商职业学院2020年教职工生日蛋糕券采购项目、广州大学工会委员会2020年教职工生日蛋糕券采购项目,但均未中标,中标方为东海堂在广州的老对手——广州酒家旗下的利口福食品有限公司、面包新语母公司广州新语,上述项目的中标金额均超过100万元。

以面包新语、美心、利口福为代表的糕点品牌悄然崛起,让东海堂这家糕点老字号黯然失色。与此同时,星巴克、瑞幸、喜茶、奈雪等咖啡、茶饮品牌也在依靠着装修时髦的门店,丰富新奇的产品搭配俘获消费者的心。

在广州一位面包店店主看来,疫情对于餐饮业的影响只是压垮东海堂的“最后一根稻草”。

该店主告诉时代财经,东海堂的问题主要出在经营模式没能跟上时代。“东海堂在广州生产工厂很少,新品研发能力差。而现在物流发达,深圳面包企业前一天晚上生产的面包,次日一早就能运到广州,他们从投料生产到装上汽车,全部采用智能化。”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